BelBottoBlu

相叶重症患者🍃

万重烟水,两处风情

上一次感到心酸流泪到无法克制,应该还是今年的1月。

和他告白之后被委婉拒绝。

之后一段时间,觉得应该是放下了这段漫长3年的暗恋,心情轻松了很多,渐渐地,想起那个人,也不会觉得有当时那么痛苦了。

不太想和亲密的朋友再提这件事,也是觉得不停地重复诉苦太过矫情没趣,不想再给别人和自己造成困扰和痛苦折磨,以至于当时告白的那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。

生活也就这么平淡地继续下去了。


难得的是,《南山南》,居然再次勾起了那段往事。再回想当时的自己,又有了新的感受。

进入大学之后快一年半,潜意识里觉得再也遇不上那种人了——(原谅我找不到句子或者词汇来形容)。这种认知不断地被确认,的确也有遇上性格人品都不错的男孩子,但是都没有他的那种魅力(用R来代替他吧,Red的首字母),R身上有种不分性别的美,肆意奔放又细腻温柔地对人待事,用颜色来代表的话就是红色Red了。

恐怕我把青春期所有的激情与幻想都寄托在了他身上,于是现在心里已经空空如也、荒无人烟了——不是空虚寂寞,也不是对爱情的再一次贪婪渴求,而是那份真挚炽热被整个剥夺了。

过去的那个自己,连同对他的眷恋,一同埋葬在了今年1月的那个夜晚。


之后就平静下来,慢慢暗示自己,恩,好了,终于完成了一件3年来都没勇气做的事情,可以放下了,好好学习吧。

也就在今年,从近百本书籍的阅读中渴望获得慰藉和平静,无数次将自己投入到一个个新奇的故事中,感受不同作家写作中的心路轨迹。而从日本文学和文化中体会到了另一个自己,渐渐觉得自己应该不适合经济学或者商科的学习,于是考虑怎样转换自己今后的发展方向。

不断地想,去日本吧,离开这个地方,离开父母、朋友、熟悉的一切,投身到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环境里,继续感受另一个自己的存在,确认自己可以活的很好。

即使将对他的眷恋生生从我心中剥离,将故去的自己、将一切抛弃,也能存活下去。


听着这首歌,回想过去的自己和R,再次感受到R带给我的那种震撼人心的美。尽管今天还能隐约听到关于R的各种流言和谈资,但是觉得不及第一次见到他时带来的心灵冲击大——无可奈何花落去,时光荏苒人不再。

如今我和R都在江城,虽然在同一个城市,却如同有万重烟水相隔,风情不再。当时的感情之浓烈,到现在只能隐约触摸到它的脉搏了。


如果两年之后,真的只身前往日本,恐怕就真的是再也不见了吧。

最想去的地方就是京都了,那时应该正好是10月,恰巧是平安神宫时代祭。


——高中的时候,有一次课间操跑去去操场的路上,听到你说最想去的地方是澳大利亚,温暖热情的南半球。当时暗暗下决心以后如果能出国去,就去澳洲,和朋友嘻嘻哈哈地说“因为澳大利亚的气候种类最多了呀,各种热带咯温带咯都能体会到啊”,这样辩解着。

时间就是这样改变着人事,people sure change. 不论当时多么信誓旦旦,现在都可能会变。




不知道你今后会去哪?

好想知道你的消息。


南山喃,北海北,北海有墓碑。



评论(1)
热度(4)
©BelBottoBlu | Powered by LOFTER